全國多地發布“建筑業清退令”,60歲施工人路在何方?

 
樓主  收藏   舉報   帖子創建時間:  2022-04-01 18:33 回復:0

3月18日

《工人日報》刊登了“多地發布建筑業清退令, 超齡農民工路在何方?”的報道

文中報道超齡農民工正在逐步告別建筑工地全國已有多個地區發文進一步規范建筑施工企業用工年齡管理

該話題

沖上熱搜榜首



閱讀量達2.4億



超齡農民工正在逐步告別建筑工地。截至目前,全國已有多個地區發文進一步規范建筑施工企業用工年齡管理。
一些在工地干了一輩子的農民工不解: “我還干得動,為什么不讓我繼續干下去?”


一些農民工表示支持: “年紀大了,反應慢了,一旦出事,對家庭就是致命打擊?!?


面對不斷落實到位的管理措施,一些仍有務工需求的超齡農民工開始走上轉型之路。這也給相關管理部門帶來新的課題。

當前,國內本土聚集性疫情頻發,據不完全統計,已有10多個工地涉疫。上海,江蘇常州兩地建筑工地更是高達上百人確診。而在這些數據中,小編注意到的是這上百位農民工的年齡。

統計后發現, 年齡超過50歲(含)的占比超過了一半以上,年齡最大的66歲;年齡40歲以下的農民工僅占比12%。 整體而言,這群感染新冠的農民工平均年齡超過了47歲。



小編查找國家統計局發布的《全國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統計數據發現:10年前的農民工平均年齡為37.3歲,而 到了2020年,農民工的平均年齡已經上升到了41.1歲,且呈現出年齡加速上升的趨勢。 50歲以上農民工數量已超7500萬人,占比26.3%,每4個農民工中,就有1個超過50歲,農民工老齡化速度持續加快。


對此政策,網友們觀點不一



《工人日報》記者還發現,如今的施工現場已經 難尋60歲以上的農民工 ,甚至超過55歲的都極少。

那是因為上海、天津、廣東深圳、江蘇泰州、江西南昌、湖北荊州等地,均 對規范建筑施工企業用工年齡管理已經作出相應要求 。


多地出臺政策清退超齡農民工


上海 上海建筑施工領域用工的改變起源于2019年,上海市住建委、市人社局和市總工會共同發文,明確規定禁止18周歲以下、60周歲以上男性及50周歲以上女性三類人員進入施工現場從事建筑施工作業,同時進一步規定,禁止55周歲以上男性、45周歲以上女性工人進入施工現場從事井下、高空、高溫、特別繁重體力勞動或其他影響身體健康以及危險性、風險性高的特殊工作。


2021年5月,上海市建設工程安全質量監督總站再次發出這一工作提示。


天津

因特殊情況確需安排或使用超齡建筑工人的,施工單位應當對超齡人員健康證明(有效期為1年)進行核驗,并根據項目具體情況合理安排工作崗位。


湖北黃岡

將進入工地的工作人員細分為三類,在各地規定的基礎上,新增了“禁止注冊建造師、注冊監理工程師年齡超過65周歲的進入項目現場從事施工管理”和“項目副總、技術總工等主要技術類崗位參照注冊類管理人員,原則上年齡超過65周歲后不建議參與施工現場技術管理”。


文件制定后,各地均嚴格執行,確保合規用工。據了解,目前上海依靠兩個路徑對工地用工進行嚴控:一是實名制系統,現場所有務工人員要錄入實名制系統,從入職源頭杜絕違規行為;二是市區兩級監督機構推進,在2021年全年的專項整治中發現了6起超齡用工情況,均實現即知即改。


為啥要清退超齡農民工?


農民工的各項權益牽動著全社會的心。
在剛剛結束的全國兩會上,有代表提出 “希望解決超齡勞動者工傷保險的問題” 。
而建筑工地正是超齡農民工安全事故高發易發的區域。
記者搜索發現,僅2021年6月,湖北荊州、江蘇泰州都有事故發生, 傷亡農民工均超過60周歲 。
其中泰州市住建局發布的高墜事故通報中指出,該市建筑工地發生多起高處墜落事故,兩起事故亡者年齡超過60周歲。
類似的問題在上海出現得更早,2018年上海建筑業曾發生兩起較大事故,分別造成6人死亡,其中有3人超過60歲。
上海市建設工程安全質量監督總站安全科科長崔勇介紹,2018年全年建筑業安全生產事故造成死亡的人員里, 超過60歲的占比達到15% ,而當時建筑從業工人中, 超過60歲的占比僅有1% 。
建筑施工 高處作業多、露天作業多、手工及繁重作業多 等高危特點,超齡帶來的體力和意識問題都與風險要素相關,再加之施工現場 居住條件差、重體力勞動要求的高鹽高油飲食 等對老年人健康均十分不利。
因此,上海市住建委聯合市人社局、市總工會在2019年研究出臺了相關文件。

崔勇同時強調,部分新聞中 “超齡農民工不能進入工地”的表述存在夸大 。

文件中明確規定,超齡員工不能從事建筑施工作業,而工地其他輔助性崗位,比如 保潔、保安、倉管 等是不受影響的,也希望施工方為超齡農民工提供更為周全的安排。

采訪中,有農民工對相關規定表示理解,在青浦工地當“大工”的沈師傅已經58歲了,他明白政策里透露出的關心。


嚴格落實清退令


黃浦江的南延伸段上,一幢計劃修建11層的大廈已完成了地下部分的施工,加裝頂板后,吊機正將預制的鋼結構逐一吊裝到位。
負責該工程的上海建工集團于2019年出臺企業內部文件,規定 進場施工的一線人員年齡控制在55歲以下 。
據項目部黨支部書記陳志俊介紹,每天入場的員工都需要在門禁處進行刷臉確認身份,并且在左手佩戴臂章,寫明單位、姓名、年齡和工種等信息,確保用工規范。
如果有人想渾水摸魚怎么辦?
陳志俊說,對于臨時的用工需求,分包企業需要提前在 微信管理群 中報備,提前做好 人員信息核對和安全交底 之后,工人才能進入施工區域, 門禁崗 核對之后,還會有安全員通過 制作臂章環節 再次核實。

城市管理的溫情


“許多農民工還想為家庭再出把力,這種情況我們非常理解?!?/strong>


上海市總工會相關負責人表示,對規定的嚴格執行是出于安全考慮,同時上海也在努力體現出城市溫情的一面:

“對于仍有工作意愿的超齡農民工,上海各方面積極協調,提供了 保安、保潔和物業 等相對較輕松的工作,同時將在 勞動權益保障 方面及時跟進,確保超齡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得到有效維護?!?/span>

該負責人特別提醒,勞動者在日常工作中要注意 簽訂合同 ,保存好各類 工作證明 ,以備日后維權所需。

對于權益受到侵害的農民工,可以撥打 工會 維權熱線 ,也可以通過各級工會的服務站點或微信公眾號進行咨詢和投訴,上海工會對勞動者實行應援盡援的維權服務。

超齡農民工的轉型

在上海的許多工地上,類似這樣嚴加管理的措施正不斷被落實到位,但超齡農民工的務工需求依舊存在, 轉型 成為了許多人主動或被動的選擇。

沈師傅之前就在建筑工地務工,最近幾年,和他年歲接近的老鄉們結伴外出打工,越來越難找到工地上的活兒了。

目前,他們正在市郊建設農民自住的小別墅,和之前登高爬低比起來, 風險小了許多 。

還有的農民工“試水” 裝修、家政 等新行當,漸漸適應了改變。

59歲的老王,告別了打工多年的建筑工地,今年跟著老鄉到上海忙起了裝修,在業主家里拌混凝土、砌墻、貼瓷磚,做一天泥瓦工能有200多元收入,讓他覺得很滿足。

“比起在工地上風吹雨打,烈日暴曬,干裝修輕松多了?!?/strong>

老王說:“現在工地招工嚴了,老鄉說要帶我們轉型,現在看起來還不錯?!?土木在線)